首页
m.87zw.com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419章 女人永远是骗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这空气中都带着刺骨冷意的小雪天中,江小寒和赵婉兮两个人聊着天,烤着火,等待品尝美食的过程非但不显烦躁,反而温馨倍加。

    赵婉兮回家这一段时间,两个人分开太久了,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近地相拥在一起说着体己话了。

    两人聊天的话题很杂,甚至在外人听来有点乱。

    前一秒可能还聊着昨天晚上吃什么,下一刻话题就回到了之前在学校的某件事情上,哪一天看见天边一朵云像只羊,又或者哪天在路上看到一群蚂蚁搬家,都可以成为他们俩的话题,而且没有半点违和的感觉。

    他们聊的很多事情早就不新鲜了,就比如分开这些天,他们都做了什么事,可能在当时他们就在网上聊过了,可现在再拿出来,依旧可以成为聊天的内容。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聊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又在一起了。

    他们很享受这种状态,哪怕只是在一起简单地说说话。

    时间在风中流逝。

    中间又添了一次柴,随着刚才那堆篝火化成了余烬,江小寒又等了一阵子,估摸着时间说道“应该差不多了。”

    江小寒指的,自然是埋在那堆灰烬中的叫花鸡。

    闻言。

    赵婉兮的目光落在这上面,也忍不住期待起来了。

    叫花鸡之名,赵婉兮早就不知道听说过多少次了,不过还从来没吃过江小寒做的。

    江小寒找了根树枝。

    一扒拉,那堆还未完全烧完的余烬中翻出些许火星,热气上涌,都能明显感觉周围温度上升了。

    很快,一个土疙瘩便出现在了江小寒和赵婉兮的面前。

    外面那一层黄泥,经过火的烘烤,显然已经被煅烧成了一层坚固的外壳,因为刚被挖出来的缘故,此刻表面上还散发着滚烫的热气。

    江小寒随手从旁边拿起一块石头,将刚刚翻出来的土疙瘩砸开。

    随着那一层已经凝固的黄泥碎裂开来,逐渐露出了里面那一层包括着的荷叶,淡淡的荷叶清香和空气中的炭火味混合在一起,愈发让人期待接下来真面目的揭晓。

    揭开荷叶,还未等里面露出全貌,一阵掺杂这荷叶清香的浓郁香味散发出来。

    “好香啊!”

    叫花鸡的香味散发出来,还未开始品尝,赵婉兮已经忍不住惊叹了。

    看着赵婉兮迫不及待的样子,江小寒微微笑了一下,在将上面那些荷叶揭开之后,一只完整的叫花鸡便出现了两人眼前。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厨刀和叉子,江小寒切下了一只鸡腿,然后装在盘子上,递给了赵婉兮。

    “小心烫。”

    见赵婉兮接过,迫不及待就要咬上一口,江小寒连忙提醒。

    因为刚刚从余烬里挖出来,这只叫花鸡可是烫的很,如果赵婉兮直接就啃上去,说不定能烫出一嘴的泡。

    从背包里拿出一包餐巾纸,江小寒细心地用纸裹住鸡腿的骨头上,这样一来,赵婉兮就可以直接上手拿着也不会被烫到了。

    做完这一切,江小寒用厨刀继续切着那只叫花鸡。

    一转头,发现赵婉兮正温柔地看着自己,江小寒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宠溺地说道“吃吧!”

    “哦!”

    赵婉兮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手里那只大鸡腿吹了吹,轻轻咬上一口。

    “嘶,好…好吃……”

    纵然事先已经有了准备,可当赵婉兮吃的时候,还是差点被烫了一下,不过很快便陶醉在这入口的浓香酥嫩口感之中。

    “都提醒你小心了。”

    看到赵婉兮差点被烫到的窘迫样子,江小寒心中一乐,嘴上却“责怪”了起来。

    “我已经很小心了。”

    被“责怪”的赵婉兮有些郁闷,然后辩解道“可这还是很烫……”

    赵婉兮的声音中有点小委屈,隐隐带着些撒娇的意味,江小寒一听就不淡定了,鸡皮疙瘩都有种快起来的感觉。

    原因无他,刚才赵婉兮那个样子,实在是很难让江小寒控制住寄己。

    什么时候看到过赵婉兮撒娇了?

    不是没有,而是太少了。

    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那一瞬,自然让江小寒看呆。

    “看什么看?你自己不吃啊?”

    赵婉兮自然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魅力有多大,一边小心翼翼啃着鸡腿,一边盯着还剩下大半的那只叫花鸡,对着江小寒“威胁”道“你要再不吃的话,小心等下就只能吃骨头了。”

    “没事,你吃好了。”

    有些心虚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江小寒的心里打鼓,观察了一下之后,发现自己刚才的失态好像没有被赵婉兮给发现,一阵庆幸的同时,又忍不住说道“光是看你,我就已经饱了。”

    赵婉兮翻了个白眼。

    姓江的这货还真是不管

第419章 女人永远是骗纸(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