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m.87zw.com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百零四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柳翎自己对于这个词的解释,是机械掩盖下的火山。

    实际上,在她的概念里,这是个能动装置,喷发地火山推动上方的机器,原本带来毁灭的能量最终得到利用,变为有利的东西。

    而这,正是柳翎本人的真实写照。

    那些曾经险些将她击溃的情绪最终被她一一收集后放进了一首首的deo中进行保存,有害的火山经过机械的转换,变成了能够产生经济效益的产品。

    另一层含义是,虽然看上去她没有什么感情像个机器,实际上她只是将自己喷发的一面仔细的掩盖过了。

    对她是财富的情绪爆发出来,只会给别人带来毁灭,当然,第一个被毁灭的还是她自己。

    总彩排过后,是个人的单彩,这次由于欢喜插的旗,柳翎顺利守住了第一的位置。

    而她,也不会对节目组安什么好心,她一定是会选择第一个出场的,何况她今天准备演唱的这首歌格外适合开场。

    不是把场子热起来,让大家的情绪开始高涨的那种开场,而是直接把全场的人拉到北极一起跟爱斯基摩人住隔壁的那种开场。

    这场柳翎要的舞美是半面的空房子,她自己坐在一条长凳上进行演唱。

    她要唱的这首歌,歌名叫《失》。

    (阳台上放着个玻璃杯

    或许适合手摇咖啡

    等我带回了咖啡豆

    它噗通一声摔得稀碎

    窗外的桃花新展枝丫

    夹在书里会页页留香吧

    当我从学校折返回

    暴雨后残花碾成灰

    是我准备不够才错失美好吗

    还是美好本就不属于我啊

    我也曾拥有繁华一片

    打个盹便入冬只剩枝丫

    橱窗里坐着可爱的娃娃

    标签上价格让我犹豫好几下

    省吃俭用我想要将它带回家

    却发现已有别人带走它

    前桌有个或许值得喜欢的人

    说话温柔帅气还高大

    我总是羞涩的笑一笑

    见证他与女友甜蜜也很搭

    是我胆怯才错失一切吗

    还是我不够强大留也留不住它

    我也有我的布娃娃

    小小个肚脐开口露棉花

    从未曾拥有过

    何谈会失去它

    为什么不去珍惜停留在你手中的

    那粒沙

    掌心的一捧沙

    越想握紧越从手指间留下

    我努力挽留努力挣扎

    最后依然独自

    走天涯)

    整首歌,六位导师几乎是沉默着听完的。

    该是点评的时候,几人互相看看,最后是沈修乐出来打了个岔。

    “柳翎,这,歌词里有一句,或许值得喜欢的男生是什么意思啊,你高中还是大学有喜欢的人?”

    柳翎困惑地看了沈修乐一眼,表情跟海选时看沈修乐哭是一样的。

    “沈老师,这就是个意向而已,只是这种意向比较容易让听众有落在实处的共鸣,所以选择了这个意向而已。”

    沈修乐撇了撇嘴“还以为能听到点八卦。”

    “不过,我这周是不是有很大的进步了,我听完了都没什么反应。你之前说的值得哭的,该不会就是这一首吧。”

    柳翎非常淡定地痛击了沈修乐。

    “沈老师,彩排的时候说这种话,还是早了点。”

    柳翎自己对于这个词的解释,是机械掩盖下的火山。

    实际上,在她的概念里,这是个能动装置,喷发地火山推动上方的机器,原本带来毁灭的能量最终得到利用,变为有利的东西。

    而这,正是柳翎本人的真实写照。

    那些曾经险些将她击溃的情绪最终被她一一收集后放进了一首首的deo中进行保存,有害的火山经过机械的转换,变成了能够产生经济效益的产品。

    另一层含义是,虽然看上去她没有什么感情像个机器,实际上她只是将自己喷发的一面仔细的掩盖过了。

    对她是财富的情绪爆发出来,只会给别人带来毁灭,当然,第一个被毁灭的还是她自己。

    总彩排过后,是个人的单彩,这次由于欢喜插的旗,柳翎顺利守住了第一的位置。

    而她,也不会对节目组安什么好心,她一定是会选择第一个出场的,何况她今天准备演唱的这首歌格外适合开场。

    不是把场子热起来,让大家的情绪开始高涨的那种开场,而是直接把全场的人拉到北极一起跟爱斯基摩人住隔壁的那种开场。

    这场柳翎要的舞美是半面的空房子,她自己坐在一条长凳上进行演唱。

    她要唱的这首歌,歌名叫《失》。

    (阳台上放着个玻璃杯

    或许适合手摇咖啡

    等我带回了咖啡豆

    它噗通一声摔得稀碎

    窗外的桃花新展枝丫

    夹在书里会页页留香吧

    当我从学校折返回

    暴雨后残花碾成灰

    是我准备不够才错失美好吗

    还是美好本就不属于我啊

    我也曾拥有繁华一片

    打个盹便入冬只剩枝丫

    橱窗里坐着可爱的娃娃

    标签上价格让我犹豫好几下

    省吃俭用我想要将它带回家

    却发现已有别人带走它

    前桌有个或许值得喜欢的人

    说话温柔帅气还高大

    我总是羞涩的笑一笑

    见证他与女友甜蜜也很搭

    是我胆怯才错失一切吗

    还是我不够强大留也留不住它

    我也有我的布娃娃

    小小个肚脐开口露棉花

    从未曾拥有过

    何谈会失去它

    为什么不去珍惜停留在你手中的

    那粒沙

    掌心的一捧沙

    越想握紧越从手指间留下

    我努力挽留努力挣扎

    最后依然独自

    走天涯)

    整首歌,六位导师几乎是沉默着听完的。

    该是点评的时候,几人互相看看,最后是沈修乐出来打了个岔。

    “柳翎,这,歌词里有一句,或许值得喜欢的男生是什么意思啊,你高中还是大学有喜欢的人?”

    柳翎困惑地看了沈修乐一眼,表情跟海选时看沈修乐哭是一样的。

    “沈老师,这就是个意向而已,只是这种意向比较容易让听众有落在实处的共鸣,所以选择了这个意向而已。”

    沈修乐撇了撇嘴“还以为能听到点八卦。”

    “不过,我这周是不是有很大的进步了,我听完了都没什么反应。你之前说的值得哭的,该不会就是这一首吧。”

    柳翎非常淡定地痛击了沈修乐。

    “沈老师,彩排的时候说这种话,还是早了点。”

  &nb

第一百零四章(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