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m.87zw.com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百二十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p;   写《与谁》的时候,路宏尚且稚嫩,这首歌或许对他还有一些特别的意义,因此在后来的演唱会上,路宏也从未选中它进行演唱。

    路宏有些奇怪柳翎为什么会选这么一首歌,而不是更热门一些的曲子。

    柳翎思考过后,隐去了一半的原因。

    “那部电视剧,是我妈追的最后一部剧,她也挺少追剧的,所以这首歌对我来说,意义有些特殊吧。”

    通话那头的路宏沉默了好一会儿“如果是这样,那就按你的想法,把你想说的话放在歌里告诉你妈妈吧。”

    《与谁》这首歌里,柳翎觉得最有意思的一句词,就是问谁与共,君与谁同。柳三思唯一能完整唱下来的,也是这两句。

    得了路宏的许可,柳翎对原曲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动,当然,她不是那种合唱就想着艳压合作者的人,哪怕路宏不会被她压,她在改编的时候也有考虑到路宏的换声区以及咬字习惯的问题,从技术手段保证合作者在演唱时的舒适。

    至于她怎么知道路宏的这些习惯的,废话,路宏演唱会视频看个一天,自然就有概念了。

    能和路宏这种已经形成自己风格的歌手合作,对柳翎而言,是一件非常省心的事情。

    她从茫茫多普通编曲人中脱颖而出的绝招就是“定制”编曲,就是在不大动旋律的前提下用编曲的手段让歌手演唱时的难度降低,也就是其他人说的,她比他们自己还了解他们。

    由于接触层面的问题,当时柳翎接触的大部分歌手,还处在一个模仿的阶段,还没有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唱法,给她带来了就倍增的工作量。

    也是还好她每天所需要的睡眠时间远少于其他跟她竞争的人,所以在工作量增加的情况下依然能稳稳的拥有时间优势,靠着这两个招徕“顾客”的手段,柳翎慢慢的打开了知名度,逐渐成为很多人做歌的首选,哪怕涨价也不影响选择。

    整理一下做完的全曲编曲,柳翎区分了一下音色后,大致录了两段人声进去,处理好后给路宏发了过去,并且分开标注了两个人的part。

    做完这项工作,差不多是晚上八点多了,柳翎悠哉悠哉地上楼洗了个澡,换了身睡衣以后下来继续自己的工作。

    合作曲搞定,还剩一首开场一首个人曲。

    节目组又改赛制了,第一轮的导师合作曲,采取3/7计算法,30的在线用户以点击屏幕频率的方式积攒的心动值,加上70的由真金白银砸出来的人气值,共同组成选手该场的星光点,累计两轮星光点前五的选手将直接晋级,最末的两名选手进行终极pk,终极pk就是纯砸钱了。

    新规则一公布,大部分人都心里有数,这就是针对柳翎。毕竟人气值灌水还得额外做流水表,心动值灌水就是后台改个数据的事情。

    知道归知道,柳翎的数据组还是进行了紧急培训,唯一目标,不求胜利,只求挤爆服务器。

    企鹅视频之前也播出过选秀节目,当时也有一个类似戳屏幕给选手打榜的方式,刚推出来的时候也是卡得不行特别难用,优化完以后也没强多少。

    所以,柳翎的数据组定的这个目标,其实没有听起来那么难以实现。

    鉴于柳翎这几次都是选择的第一个进行演唱,没有什么让她们先去其他选手的界面做做实验总结个教程再紧急通知的时间,数据站紧急进行了一个大规模的招新,招收擅长总结打榜规矩出教程的人,第一阶段大概率白给,第二阶段开启后必须挤爆服务器。

    数据站这边差不多是下了军令状了,其他的粉丝组织也没闲着,现在的数据站基本分离了成了两个部分,收益榜和无收益榜,也就是打完给钱和打完不给钱的榜。

    研究新出的投票规则是无收益榜组的事情,收益榜组的人正在忙着对接落实各种榜单收益,主要是钱。

    拿回自己的手机后,柳翎最先做的事情是,加了陈思丹,等待对方通过好友的时间里,加上了赛道点星官路宏,定这周的歌。

    一沟通,柳翎就发现,路宏手上似乎还有别的工作,只会负责最后的把关的样子。

    原本路宏的建议,是让他惯常合作的编曲团队来做这次改编,因为双方合作的次数多,他们对路宏的唱法理念什么的都很了解,这样柳翎也能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其他歌曲的制作和准备上。

    但,柳翎极力争取由她来做这次合唱的改编,并且保证了今天之内出deo。

    路宏虽然有些担心工作量的庞大,毕竟这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不过出于磨炼选手的想法,还是勉强同意了柳翎的提议。

    柳翎选中的路宏的歌是《与谁》,这是路宏早年为一部电视剧写的插曲,那时候路宏正处在选秀结束后的正常人气下滑期,满怀期待的电视剧播出后反响很一般,更别说止住插曲演唱者的人气下滑之颓势了。

    写《与谁》的时候,路宏尚且稚嫩,这首歌或许对他还有一些特别的意义,因此在后来的演唱会上,路宏也从未选中它进行演唱。

    路宏有些奇怪柳翎为什么会选这么一首歌,而不是更热门一些的曲子。

    柳翎思考过后,隐去了一半的原因。

    “那部电视剧,是我妈追的最后一部剧,她也挺少追剧的,所以这首歌对我来说,意义有些特殊吧。”

    通话那头的路宏沉默了好一会儿“如果是这样,那就按你的想法,把你想说的话放在歌里告诉你妈妈吧。”

    《与谁》这首歌里,柳翎觉得最有意思的一句词,就是问谁与共,君与谁同。柳三思唯一能完整唱下来的,也是这两句。

    数据站这边差不多是下了军令状了,其他的粉丝组织也没闲着,现在的数据站基本分离了成了两个部分

    。

第一百二十章(2/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