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m.87zw.com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卷 玄境 第二章 原来我并非低贱血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叶撼跑着跑着,因身体里的血脉渐渐沸腾而减缓了那无情的巨痛,要说如果换做别的没有修炼资格的普通人,或许捱了那玄气不弱的三人的痛击,就算不死也怕早已奄奄一息了,说也奇怪,这少年却跑着跑着又能健步如飞了。

    叶家并不算大,房屋占地约莫三十平米,被一股劲风微微撼动的小木屋看起来也快要腐朽了,屋前的杂草萋萋密密,将这小木屋的下半身已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那黑败的屋顶木瓦。

    叶撼到了家也放慢了脚步,微勾着头向靠在门边的中年人走了过去。

    “今天又和人打架了啊?”靠在门边,手提着酒壶正喝着酒的满脸胡渣子的中年人,睁开他那黯淡呆滞的双眼,瞟了一眼叶撼,淡淡的说了句,然后继续喝着手里的酒。

    叶撼只嗯了一声,然后走进屋去像往常一样开始做饭。

    喝酒的中年人是他的父亲叶战,问了这句话之后,两人之间不再交流。

    做饭的默默做着饭,喝酒的默默喝着酒。没过多久,叶战将手里的最后一口酒如急流飞崖般灌入了喉咙,叶撼也将饭做好了。

    二人之间久已形成的习惯让得他们形成了不谋而合的默契,饭熟了就各自主动的吃了起来。

    叶战因喝了大量的酒,饭量并不怎么大,只稍微吃了一小碗就又去门槛上坐着喝酒去了。

    叶撼收拾了碗,拿出先生布置的功课看了一下,然后一脸无趣的将其丢在一边,看了一下正在惺忪着眼喝酒的父亲,也走过去和他坐在门槛上。

    喝得像一条醉猫的父亲对他并不理会,宛如手里的酒壶才是他的亲生儿子一般,爱不释手。

    “爹爹,你说人为什么要分高等贵人和低等下人?”叶撼的眸子里呈现一抹伤感的感叹道。

    听到此话,叶战停下了正送往嘴边的酒壶,转过头来注视了他一下,淡淡道了句:“上天就是这么安排的,上天让谁强谁弱早已经定论了。”

    “上天不公平,总是折磨我们这些低等下人。”叶撼也打了壶父亲装在酒坛里的酒喝了一口,脸上也显出一股萧索悲伤之意。

    不知怎么的,他也想喝酒,尽管这只是他第一次喝酒。

    “谁说我们是低等下人?”叶战一把扯过他的衣领,大声吼道。

    “他们他们不是都这么说吗?”叶撼被父亲这狰狞的表情吓得内心颤抖不已的道。

    叶战听了这话,表情呆了一呆,然后转为一脸的死寂灰暗,他右手慢慢的放开了他的衣领,然后颤颤巍巍的举起酒壶,灌了一大口,脸上的肌肉在努力的扯动着,闭眼大笑了起来。

    笑了片刻,两行清泪流了下来,他哭了,从刚开始的低声抽泣到嚎啕大哭,悲伤的哭泣声伴随着沉重的空气向四面八方扩散了去。

    叶撼也被父亲这压抑多年的哭泣声感染得泪流满面。

    哭了好久,父亲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他用他那脏乱的污袖子给叶撼擦拭了泪水。旋即笑道:“撼儿,我们不是低贱等人,我们叶家一直都是有着优良血脉的高贵家族。”

 &nb

第一卷 玄境 第二章 原来我并非低贱血脉(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